近期上映《复仇者联盟3》塑造了一个形象相当饱满丰富的反派:灭霸
时间:2018-05-16 人气:...

近期上映《复仇者联盟3》塑造了一个形象相当饱满丰富的反派:灭霸

在近期上映的电影《复仇者联盟3》中,塑造了一个形象相当饱满丰富的反派:灭霸。这个紫皮肤的泰坦星人,作为宇宙计生委首席执行官,他有着崇高的目标,并且甘愿竭尽所能去捍卫实现它。灭霸像燃烧军团的萨格拉斯一样为了拯救世界而开始征服的远征,拖家带口不远万里来到地球寻找无限宝石,不惜与各路超级英雄为敌,也要实现自己的人口规划梦。

而在漫画的故事里,灭霸的目的则更为单纯。他之所以要集齐无限宝石,毁灭全宇宙一半的生灵,只因一段畸形的爱情。这个疯狂的泰坦星人爱上了死亡。为了得到所爱之人的垂青,灭霸决定向这位女神献上她最喜欢的贡品:让所有鲜活的生命走入死亡的怀抱。

If I Ruled the World

灭霸名为萨诺斯,是泰坦星领主之子,自从这位泰坦出生开始,他就因为变异的身体和力量饱受困扰和折磨。在疑惑自己为何如此与众不同时,他屠杀了自己母星上所有的生灵,而后开始了征服宇宙的旅程。作为征服者,毁灭者,变革者,没有任何人或者行为能阻挡灭霸,他的家人不能,他的朋友不能,即便是具象化的死亡也无法让他的脚步停下分毫。

当灭霸第一次遇见死亡时,就被这位充满魅力的女神深深地吸引。为了获取她的芳心,他不惜穿越整个银河,与万千世界的生物为敌。在他的无边怒火之下,没有人能与之匹敌:尤其是当他获得了足以改变一切的无限手套之后。

掌握空间、时间、灵魂、力量、现实、心灵全部无限宝石的灭霸可以掌握万事万物,他的力量将所有反抗自己的人都化作了齑粉。全宇宙的命运在这份力量推动中,走向了自己必然的结局,万物都将臣服于他们的主人:灭霸。

任何征服在过程中总会伴随着一些细微的反抗,灭霸经历了无限远征、泯灭之战,无数反抗者都妄图击败这位霸王。但遗憾的是,在无限手套的力量加成下,这些细微的抗争毫无意义。复仇者联盟没办法击败他,X战警非其一合之众,仙宫的诸神也不能伤其分毫。无论世界如何分崩离析,这位泰坦星人身后之路总是伴随着死亡,永远的伴随着死亡。可无论灭霸带来多少死亡与毁灭,死亡却从未找上过他。

伴随着硝烟和战火,灭霸在数百万年的杀戮后,终于摧毁了所有的敌人和反抗者,将世界变为了毫无生机的废墟。他在这片废墟中用天神的尸骨创造了一座庙宇来纪念爱人。强大的灭霸就这么端坐在自己的宝座之上,望着满世的死寂与黄沙,在鲜血和尸骨组成的女神雕像下,等待着死亡的到来。

灰烬之主,虚无之王,大获全胜,无人匹敌,孤苦无依...

得胜的灭霸虽然征服了一切,但是他的内心却越发的空虚。望着满是废墟残渣的地球,灭霸慵懒地坐在王位上发出叹息。他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已经将一切生灵都献给了死亡,却依旧无法得到她的垂青。

强大的力量不再具有意义。他统治着无边的疆土,却没有一个生灵能够高呼陛下对他俯首称臣。在征服世界的过程中,他击败了众神,将惩罚者变成的恶灵骑士收为麾下侍从,曾经的无敌浩克被圈养在王座之下,成为了闲暇娱乐时的宠物,靠着残羹剩饭为食。

至于灭霸为什么收了恶灵骑士当侍从,这是个蛮有趣的故事。因为和恶魔签订契约的缘故,所有的恶灵骑士都超脱了生死,他们无法体会死亡,也不能享受生者的乐趣。在发现自己无法杀死他后,灭霸对恶灵骑士的能力燃起了极大地兴趣。相传死灵骑士的审判之眼能够审判世间一切罪恶,无论罪恶有多大,罪人有多强,只要看着骑士的双眼就能体会到最深沉的忏悔与绝望,它将把罪人给受害者带来的所有折磨与痛苦尽数返还给他,所有罪人都惧怕这一审判降临,除了灭霸。

对于身后尸骨累累的灭霸来说,恶灵骑士之眼带来的并不是审判,而是一曲用鲜血与骸骨演奏的交响乐,曲子里讲述了他为追求真爱而付出的各种努力。一封为死亡书写的情书,是世间任何一种语言都无法表达出的,对自己征服之路的阿谀奉承,对灭霸而言,那是他最深情的回忆。因为这位紫色帝王强大的力量,死灵骑士选择向其俯首称臣。

每天早上灭霸都会举起恶灵骑士的头颅来回味自己功绩赫赫的一生,伴随着无数生灵濒死的哀嚎等待爱人的到来。

但是死亡,依旧不见踪影。

两个灭霸

“这到底是为个啥呢?”白发苍苍的灭霸面对虚空发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“我一定还漏了些什么...对了,还有一个反抗者,一定是他!”

在这时间和世界的终末,虽然所有敢忤逆灭霸的存在都已化为灰烬烟消云散,但依旧有一道希望之光闪烁在宇宙的角落。银影侠诺林·莱德,神明吞星的使者,拥有强大宇宙能力的他仍试图以各种方法对抗着灭霸。

漫长的岁月里,不但灭霸在靠着杀戮成长,银影侠也在残酷的战争中逐渐变得更加强大。继承了其他超级英雄遗产的他,拥有了足以和灭霸对抗的力量。伴随着身体的老化和无限手套在战争中被毁坏,灭霸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将其击败,只得放任他继续在群星中寻找能够打败自己的力量。

“但是就差他了,只要让这道光芒也归入死亡,她就会来到我的身边。我一个人还不行,必须要有更加强大的力量...”灭霸思考后,叫来了麾下的死灵骑士,递给他一块时间宝石嘱咐道:“去,回到一切的开始,把他叫过来。是时候了结这一切了。”

拥有时间宝石的死灵骑士骑着摩托车回到了过去,用铁链捆住了他的目标,又穿梭时间与空间将其带回了主人的面前。在灭霸的王座下,骑士带回的目标挣扎着,怒吼着要让他付出代价。

这个小骷髅竟敢让自己受如此的屈辱,竟敢把自己绑在那丑陋的摩托车后,吸着尾气横穿整个宇宙。

“顺我者昌逆我者亡!”他这么叫道。

“这里没有人想要忤逆你,孩子,睁看眼看看吧。”老灭霸饶有兴趣地看着王座下扭曲的那个人,挥手揭开了束缚他的锁链。“你早就赢了,灭霸。”

“去你的!”灭霸一记猛拳打在了老灭霸的脸上,他不相信这个衰老羸弱的老东西竟然会是自己。没有人能对帝王不敬,即便是他自己。

两个灭霸经历了短暂的交火后停了下来,经验老道的灭霸压制住了年轻的灭霸,对着他说出了自己母亲曾经为他取的名字。

永恒族早已全灭,没人知道这个名字,除了他自己。短暂的错愕和震惊后,年轻灭霸搞明白了目前的状况,并且选择和自己结盟,来看看这个已经由自己完全统治的世界还需要什么帮助。

老灭霸细细地向灭霸说明了这数百万年来发生的事情,以及他们接下来要向爱人贡献的祭品。灭霸对此不屑一顾,并且表示自己早就脱离了这个恶心女人的掌控,不会再沦为旗下的走卒。老灭霸微微一笑,表示事情并不简单。

或许在漫长的征程中,他曾经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遗忘了死亡。但是当拿起死灵骑士的头骨时,他所有杀戮和屠杀的目标都会显露无疑,在哀嚎与鲜血的声音中,女神会化作一具身披婚纱的美丽骸骨,静静地站在一处看着他。她一直都在,从未离开。

没有人能逃避死亡,灭霸也不行。而距离他上一次见到死亡时,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,那时自己杀了术士亚当才得到了女神的临幸,这回干掉银影侠也将会如此。

死亡终将与他见面。

战争之后一切都会归于泯灭

伴随着阵阵浓烟和血红的光芒,银影侠带着无数的湮灭虫族冲进了这颗星球。

这是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,在对阵来势汹汹的敌人时,两位灭霸陷入了下风。数量庞大的虫族们牵制住了灭霸,最后靠着死灵骑士爆发的地狱之火,萨诺斯才等以脱身。银影侠举起死去神祗索尔的锤子成为了具格者,他靠着巨大的宇宙能量压制住了灭霸,将灭霸的城堡与王座炸成了废墟。被埋在断壁残垣的灭霸召唤了自己的宠物:浩克。

疯狂的绿巨人开始向银影侠发动攻击,却无论如何都无法伤其分毫。见到老朋友的银影侠开始劝阻浩克,在他轻声的呼唤下,班纳博士思维重新掌管了身体。

“求求你,杀了我。”羸弱的班纳发出痛苦呻吟,这位老人的身体因为恐惧不停地颤抖着,这段悲惨的日子对他来说,比最深处的地狱都要恐怖煎熬。

“没事的,班纳,没事了。”银影侠安慰着他,随后将其护在身后,对着灭霸喊道:“让我们结束这一...啊!”

银影侠话音未落,一柄燃烧着火焰的长剑就洞穿了他和班纳博士的身体,老灭霸偷袭了他们二人。宇宙中最后的光芒,就这么在长剑跳动的火焰中,逐渐熄灭了。

灭霸二人就像一对精妙的机器一样,配合着,杀戮者。如果你能够见证这一刻的话,或许还会在这残忍屠杀中看出一丝美感。可事实是,没人能够活着见证灭霸的战斗,除了一个人,而她只会在恰当时候才会出现。她不会早来,也不会迟到。但她确实一直都在看着,如果这次表演的谢幕符合她心意,她还会笑。

伴随着银影侠的双眼逐渐失去光芒,灭霸给予了爱人所有他能给的。在这个一切生命都回归死亡的星球上,死亡终于临幸了他,她穿着一袭黑色的礼服,缓缓走向灭霸二人。却停在了庙宇的门口,静默地站着,不再向前一步。

“你为什么止步不前!回答我的问题,女人!”年轻灭霸向着死亡怒吼着,“我们已经给你想要的一切,我们已经屠杀了所有的生灵...”

话音未落,年轻灭霸想到了问题的所在。像其他已经回归死亡怀抱的生灵一样,想要赢得她的芳心,作为唯一的幸存者,灭霸也要张开双臂回归死亡。而这就是老灭霸将灭霸从百万年前召唤而来的目的,因为只有灭霸能杀死灭霸。

两名最后的泰坦,在黄昏中相互搏斗争取死亡的芳心。每一个灭霸都承受着永恒的痛苦与忧伤,双方每一击都是他们内心悔恨的象征。对于力量病态的崇拜,对于弱小的蔑视都是他们想要在战斗表达出来的情感。还有愤怒,对他们而言永不言说的悲伤和绝望的愤怒。他们用拳头和激光向对方倾诉着这份悲伤,这份孤独,这份愤怒,只有一种办法才可以让灭霸敞开心扉,那就是让他迎接死亡。

如果你要问灭霸如何看待宇宙在他之手归于熵减寂灭,他会告诉你自己根本没有考虑过这事,因为灭霸明白不管是什么,不管结局如何,等它到来之日,这位帝王都会准备好,自然地面对他。

“你还在等什么!杀了我!”在充满激情和鲜血的搏斗后,老灭霸脸上满是伤痕与鲜血,他软弱无力地躺在地上,想要迎接最后结局的他向自己怒吼着,乞求着:“杀了我,求你了...”

望着眼前伤痕累累又弱小可怜的老人,年轻灭霸的心中逐渐涌起了一丝悲哀和羞耻。在他准备终结自己的生命时,灭霸停手了。这不是他想要变成的样子,自己不会变得如此软弱。

“帝王从不乞求。”年轻灭霸从老灭霸身上拿走了时间宝石。“你不能命令我帮你做你想做得事情,老头。如果你想求死,就自己想把办法去吧。”

灭霸用时间宝石打开了一道传送门,他要回到过去,回到一切开始的时候改变这该死的一切。身为王者的荣耀不能允许他变成眼前低声下气的老头,灭霸不会也不能落得如此的下场。如果自己统治世界后的下场如此凄惨和悲凉,那还不如将一切都彻底摧毁归于虚无,来得更加妥当。

随着传送门的消失,死亡缓步向前,来到了老灭霸的身边。灭霸艰难的站起身,从身旁的废墟中摸出了自己为她准备的黑玫瑰,单膝跪地将它献给了自己的女神。

“我的爱人,你来了。那个孩子他什么都没做,我们注定是要在一起的。”

死亡缓缓地接过玫瑰,却依旧不发一言。她神情悲痛地看着眼前垂死的灭霸,闭上眼睛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“哦,你穿的不是婚纱...”这两者身边的空间和是时间开始扭曲变形,宇宙中的一切都在迅速熵减,灭霸的身形开始变得模糊消散。他急切地望着死亡,希望能从女神的口中得出答案“他成功了是吗,亲爱的。在我消失之前,请告诉我他干了什么?!”

但死亡,仍旧沉默不语。

到了最后的最后,灭霸和所有的一切都消失在了虚无之中,万事万物都走向了终结。在终末后,任何意义都失去了意义,死亡深情地闻了一下手中的玫瑰,将其扔向了无边的黑暗,对着虚空回答到:“他赢了。”

宇宙迎来了他凄凉而不可避免的结局,灭霸毁灭了一切,连自己也没有放过。和所有关于灭霸的故事一样,这个故事的结局,便是死亡。

只剩死亡,再无其他。

来源:游民星空
新闻资讯
More »
© 2018 高贝传媒(深圳)有限公司   
Powered by Gaobei 5.0   粤ICP备18031686号-3
Processed in ... second(s),... queries,Memory:...kb,Cache:On